祁一

不必说不必问

不息 节选 收录于《查無此人》

哥……”
闵玧其感受到热浪一阵一阵地像自己涌来,他昏昏沉沉地想要睡过去,却隐隐听到外面有人在喊他。
一定不是金南俊的,那个臭小子从来没叫过他一声哥哥。浓烟呛进肺部他咳了几声,他缩在角落里,指腹摸索着手腕上手串,那小子估计还在北平吧,这个时间怕是赶不回来了,就算赶回来外面的人也不能放任他进来的。
他本就存了求死的心的。大概这一辈子他唯一的遗憾是没能记住金南俊的样子,没能亲眼看着他成亲,而他唯一拥有的用手指尖记住的属于他的温度和轮廓也随着一点一点逼近的火苗慢慢消失殆尽了。

很多年之后的今天,在闵玧其弥留之际,他隐隐地想起了他第一次被金司令领回家的那天,他看到金南俊背挺地笔直地站在树下,眼神里对他有些敌意,但却让他想起了娘还在的时候教给他的一句诗。
陌上谁家少年郎,鲜衣怒马写金枪。

他不知道的是,他的少年郎早已经风尘仆仆地赶回来,被他父亲的手下死死地按在地下,如幼兽一般低哑地喊着他“哥哥。”
他没能等到他回来,没能再给他唱支娘亲从小就给他唱的曲子。


如果早知道今日,他当初就一定呆在云南不回来,守着自己的一方天地,不踏入他的世界半步。
他前半生未得老天爷眷顾半分,后半生偏要以身示法,弄得遍体鳞伤丢了性命,却还是依然担心他会因为他的死而难过。

不过这样也好,他死在了他前面,换得以后日日夜夜不得安枕,一辈子记住他的死,为他痛上一辈子。

想到哪就写到哪了
#朋友 之后会重新发在这里的 答应我不要repo到微博上
感恩

weibo不再发文啦 热情到头 本着认真负责地态度之后文的更新都会扔在这里了
我是一个很喜欢仪式感的人 任何事情的结尾对我来说都很有意义 它象征着我对过去的自我说再见 对过去的日子的总结 每次脱饭对于我来说都是一个小小的仪式这样子吧 我把这个句号画得好看了 才能拍拍屁股走人
本来说是能捱到生日的 我捱不过去了 我不知道我收获的东西是否对我人生有价值 我只知道我已经开始倾向于变成自我厌恶的人了
我特别矫情 从三月开始给小熊写了生日小作文 刚刚一股脑都删了 这大概跟我高一的时候喜欢给别人写信之后自己一点点撕掉是一样的道理 我想表达给你的感情是我单方面的 你没理由没义务接收
深夜碎碎念了 晚安好梦 祝大家周末愉快 未来的五月顺利一点

00
“以上就是今天M&N的深夜电台,感谢您的收听。”闵玧其清了清嗓子,按照以前一样做了结束语。他起身把面前的稿件理好,大概是今天格外的劳神,身子晃着向后倒退了几步,直到被人抓住了胳膊。

“小心点,这里都是线。” 金南俊斜着身子横过桌面,耳机半挂在脖颈上眼疾手快的抓住了他。
闵玧其站稳了身子,拍了拍自己胳膊上的手示意他放开。“晚上一起喝一杯。” 他压低了嗓子,不是疑问句,是肯定的语气,就像他料到对方一定会答应一样。
“好。”大概对于他来说,记忆里没说过几次不。


“来一根?” 金南俊站在电台的后门,从裤袋里掏出烟盒冲着闵玧其的方向递了过去,抬下巴示意他拿一根。
闵玧其双手插在皮夹克的口袋里,没有要伸手接过的意思。他低头用鞋尖拨弄着地下的石子,看着石子一路滚进旁边的井盖里,他侧过头笑了笑。
“她不喜欢。”
金南俊没接话,把烟盒收回来,打火机在手里拨弄着。她不喜欢,那你呢,是喜欢还是不喜欢。

金南俊之于闵玧其是认识十多年的朋友,是以前的队友,是现在一起做音乐的合作人,是每周二周五固定档的DJ,也是分手了许久的前任。这些身份杂揉在一起,他们双方都无法精确的给对方一个准确的定位,索性就稀里糊涂的拿朋友的幌子过了这么多年。


三杯烧酒下肚,金南俊忽略了对面的人眼角已经出现的细纹,他透过了棚子里的忽明忽暗的吊灯,透过盛着酒的玻璃杯,恍恍惚惚看到了他们的那些年,不是rap monster和suga,是金南俊和闵玧其的那些年

lala land大概讲了一什么故事呢
大概是我知道前路凶险 但我仍不愿意停留在你给我的港湾

漂亮的情话 少女的心事都给你
胸口的一刀 是我的

眼见他起朱楼 眼见他宴宾客 眼见他楼坍塌

我们喜欢漂亮的天气和好看的男孩子 所以理应讨厌卸妆后的自己

小团圆



“想什么呢?”一双手从背后伸过来圈住闵玧其的腰身,那双手骨节分明,手心滚烫,他隔着贴身的衣服都感受得到。

“你又瘦了。”身后的人将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笃定的开口,闵玧其的肩膀被他的下巴硌得有些疼,他抬手推了推那人的头,挣脱开让他有些窒息的怀抱,侧身在一旁坐定。



他深呼吸了一口,别过头不看旁边的人,下定了决心,开口“我们分开一段时间吧。”



那人维持着刚才的姿势没有换,“多久?十天?一个月?半年?”那人接着笑了笑,“别费事了闵玧其,我们都放不开彼此,所以只能一直纠缠在一起。”那人想要再次搂住闵玧其,却被他一下子挣开。

“金南俊,这次我是认真的,分开吧。”闵玧其下定了决心,抬眼盯着眼前的人,“别再互相折磨了,往前走,我们都可以找到自己的生路。”闵玧其似乎是被眼前人似笑非笑的古怪表情踩到了痛处,索性不在压抑自己低吼了出来,“金南俊你总是这样子,这次我不会再心软了,我们这样折磨着对方不肯放手一点意义都没有,你别再像个小孩子。”



“哥你想好了?”金南俊将肺部的空气吐掉,看着闵玧其的眼睛一字一句的开口。闵玧其听到哥这个称呼愣了一下,早些年间他们还只是单纯的队友关系的时候金南俊一直这样叫他,反倒在一起之后,金南俊总是你啊你啊的叫着,再也没叫过几次哥。



“那就分开吧,不过我们还是朋友对吧?”金南俊没等他的回答,自顾自的说下去。

“那我想今晚先回宿舍住了,给哥买的宵夜不吃就扔掉吧。”金南俊很快接受了朋友队友这个身份,迅速的从恋人的模式切换出来,穿上搭在扶手上的外衣,理了理头发,戴上口罩出了门。



你看啊,只是你还沉浸在上一段的感情里自我折磨,人家可能早就不在意了,你提的分手也只不过给了对方一个台阶而已,仅此而已。

闵玧其自嘲了笑了笑,拿过还冒着热气的宵夜抬手扔进了垃圾桶,这样也好,金南俊大步流星的离开他,好过于分手之后辗转反侧,深夜里求而不得。



从这一秒开始,金南俊的位置由恋人变成不得不每天面对的前任,闵玧其想,他可能需要点时间来接受自己的新身份。







队内第一个发现他们不对劲的是朴智旻这个小孩,敏感如他,总能第一时间嗅出哥哥之间的不对劲。

“哥你和南俊哥吵架了?”在后台待机的时候,朴智旻小心翼翼地凑过来压低声音问道。

“没有。”闵玧其的目光没有从手机屏幕上移开。

“不可能,哥你们之间明显就是.....”朴智旻提高了声音反驳,又担心惹人注意,压低了嗓子。

“没有吵架,是分手。”闵玧其打断了他按灭了屏幕,抬眼看了看眼前写满了尴尬的一张脸,“你不用觉得为难,以前怎样现在还是怎样就可以了。”闵玧其安慰的拍了拍这位无措弟弟的肩膀,“我们....还是朋友。”



朴智旻刚想出言反驳,以前你们明明是恋人,那怎么能一样,我离你近一点都会绝对锋芒在背。他转念一想,闵玧其口中的以前,好像指得是他和金南俊在一起之前。

那就更尴尬了,喂。



不管朴智旻怎样想,闵玧其起身越过他去了洗手间,说出朋友的时候他有些讽刺,他之前明明说过,自己是绝对不会和前任做朋友的。
生活有趣又尴尬,它逼得你自己不得不自己打自己的脸,它按下你高傲的头颅,而你,不得不妥协。
没得选,不是吗?


TBC

1
-

闵玧其摸了摸裤袋里的车钥匙,想了许久还是抬脚迈向了地铁站。

地铁驶向站台,夹带着一股强劲的气流吹起了闵玧其风衣的衣角,他收紧了衣领,跟着人流走入了车厢内部。



他想坐地铁,不想开车,准确说,他今天不想提起来跟那个人有关系的任何东西。车是那个人拿了自己第一部电影的片酬买的,那个人说自己不会开车硬是把车钥匙塞进闵玧其的手里,笑嘻嘻地跟他说,以后你不用坐地铁去公司了。



地铁缓缓驶向下一站,停靠时闵玧其瞄了一眼站名,无意间看到了那人的海报。

金南俊放大的脸印在海报上,应该是他最近新接了饮料的代言,他抿嘴笑着,眼睛盯着前方。闵玧其总觉得金南俊是在看自己,他低下头无意识地扣着手指。生活从来不让他好过半分,明明不想看见那人,却处处能相见。



金南俊刚出道的时候是他带着的,他们公司里能红的明星很多,有手腕的经纪人更不在少数,他们两个刚出茅庐的新人自然是被扔在犄角旮旯里,无人照看。诚然,他们的运气还不赖,金南俊在街边唱歌的视屏被偶然发到了网上,微博上无数大V的转发让他们第一次体会到红是什么感觉。他在金南俊背后推波助澜,一点一点把金南俊从什么都不懂的愣头青捧成了电影演员和唱作人。他不是不知道金南俊的梦想只是唱歌,但是当今的娱乐圈单一发展的明星少之又少,没有新闻很快就会被大众所遗忘,他不得不。



是的,他不得不一次又一次的哄着金南俊跟制片人吃饭,虚情假意的吹捧着电影导演,他不得不让金南俊做他不喜欢的事情。

“我是为了你好,为了我们。”他每次都这样安慰着金南俊。

为了你好是世界上最讨人厌的四个字,因为对方永远都不知道你想要的是什么,他一味地付出把自己伪装在为你倾尽所有的驱壳里,可能这也只是他心安理得的借口罢了。被施舍的一方就要不断接受这些本不属于他们的伪善,若是不领情,对方可能还会变成软弱的受害者,声泪俱下的指责你的过错。



闵玧其永远都不明白,刚签约的那年金南俊心中觉得只要能唱歌就好了,现在可能还要在追加一项,和闵玧其在一起。

他想,和他在一起就好了,因此他乖乖地听话,被迫迎合闵玧其编制出“其实我们想法很一致”的假象。两个人唯一的默契就是配合对方的虚伪,一个人付出另一个被迫接受,胆小如他们,没有人肯鼓足勇气戳破美好的假象。



谎言和梦境之所以美好是因为缺少真相,没有真相就没有残酷的现实。他们就可以将就着互相欺瞒,哄着自己说他们其实很合拍。

他们都是好演员,拿着空白的剧本认真的研读,然后演出了一场没有观众的爱情戏码。他们也忘记了,滚烫的开水倒入玻璃杯可能不会瞬间炸裂,也许也会一点一点裂开,长出智齿的第一天不会疼得要死,是会越来越痛,所有的失望都是日积月累的,一点点从指尖开始腐蚀,慢慢的爬上手臂,最后紧紧得勒住你的胸口。
爱是占有,占有会在畸形的浇灌下变成束缚。闵玧其和金南俊紧紧抓着绳子的两端,拿爱捆绑着对方,直到两个人都伤痕累累才松开了手。

他们都是爱情里的胆小鬼,不敢分开,才爱得太累。


tbc